色的抖阴

  色的抖阴虽然,心里也是很痛,可是,他这个人,向来不喜欢死缠烂打。

  只是,他没想到,两人已经分手这么久,对方竟然还邀请他去参加她的婚礼。

  其实……她看得出来,她是很怕现在的丈夫。

  而那个男人,对于两人相恋多年,也十分介怀。

  所以……才有了今天的一幕吧!

  骆汉凡叹了一口气,将手肘撑在桌面上,掌心抚住额头。

  本以为,时过境千,心里早已经没有了波澜,可曾经的伤口被撕开,却还是能见到血迹斑斑。

  夏小暖将煮好鱼端在桌子上,一边叫着客厅里正拿着红外线手枪对着墙上的靶心练射击的Casey。

  “宝贝,准备洗手吃饭了。”

  “等我练完这一组。”

  夏小暖露出一丝笑,走出餐厅。

  这时,客厅的门被打开。

   纯净少女夏日和服啃瓜可爱美照

  夏小暖见骆汉凡回来了,不由笑道:“你回来的正好,晚餐准备好了,一起吃吧。”

  “谢谢,我不饿,你和Casey先吃吧。”骆汉凡冲她笑笑说道,说完,便自顾上楼去了。

  夏小暖见他似乎心情有些低落,不由微微蹙眉。

  “妈咪,骆叔叔好像心情不太好哦。”饭桌上,Casey一边扒着饭,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。

  夏小暖夹了块剃好刺的鱼肉给他,一边道:“是啊,我也发现了。”

  “该不会是失恋了吧。”小包子说。

  夏小暖:“……”

  她唇角抽动一下,无语地望着Casey:“小孩子,不要胡说。”

  这孩子,还不大点,就什么都懂,这要是长大了还了得?

  小包子哼唧一声,便不再吭声,继续吃饭。

  夏小暖将留出来的那一份鱼放在保温食盒里。

  洗好碗筷,便上了楼。

  Casey回房间做功课,她走到书房门口,敲了敲门。

  “请进。”

  她推开门,只见骆汉凡正站在窗前,转身看到她,露出一丝笑。

  “某人今天似乎不太开心?Casey刚吃饭的时候,还问起你呢。”

  骆汉凡:“……”

  他饶有兴致地望着夏小暖道:“是吗?他怎么说?”

  “他说……骆叔叔似乎不高兴,一定是失恋了。”

  骆汉凡闻声,不由大笑。

  “Casey那么小,倒是什么都懂。”他说。

  夏小暖也不由笑道:“是啊……不过小孩子,童言无忌,你不要介意哦。”

  骆汉凡一边招呼她坐在沙发椅上,一边眼中含笑,意味深长地凝视着她。

  夏小暖被他看的有些慌,不由道:“干嘛……这么看着我?”

  “小孩子童言无忌,可是某些大人似乎……有很重的好奇心?”骆汉凡说着,露出两个漂亮的酒窝。

  夏小暖抓了抓头。

  “好吧……我……只是关心你嘛……如果你不想说,我就不问。不过,晚饭我给你留出来了,如果你饿的话,随时可以下去吃。”

  骆汉凡神情复杂地看了夏小暖一眼。

  随后,他长长吐了一口气道:“有时我真的很不理解你前夫,他能有你这么贤惠的妻子,竟然还不好好珍惜。如果换做是我,一定偷着乐还来不及呢。”

  夏小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:“其实……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……”